从田间到餐桌,5G、IoT、AI如何催生智慧农业?

一个偶然机会,从不看电视新闻的我在央视新闻里看到一则关于自己家乡的扶贫报道。

我们那里属于典型的北方农村,在过去的上千年里都是过着靠天吃饭的农耕生活,最主要种植的农作物是玉米,如果遇到干旱等极端气候,一年的收成就会损失大半。直到2019年底,当地村民才完全脱贫。

根据央视报道,真正让全村脱贫的办法,就是村里建起了规模化、智能化的现代蔬菜种植基地。

该村的蔬菜大棚占地面积约174亩,在2018年底启动建设,第一批试建大棚取得良好收益后,优先承包给贫困户种植,第二批共120多个蔬菜大棚陆续承包给村民种植。此外,村民还可以在一些新开发的公共岗位上班,获得额外工资收入。

蔬菜种植基地采取的是和北京顺义区的蔬菜专业合作社联合模式,通过“蔬菜基地+乡扶农公司+贫困户+北京合作社+北京企业”的“3+2”订单模式,蔬菜从育种育秧就有了保障,而销售直接就对接了市场。

而从报道细节里,我们能看到这一蔬菜种植基地所使用数字化、智能化的手段,帮助收购蔬菜的合作社对于蔬菜种植、棚间管理以及产量预估等都有精准的数据统计,从源头上就能保证蔬菜的品质和可追溯,从而能够在北京销售市场获得较高的溢价。

从田间到餐桌的农产品溯源,这些创新正是我国农业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变革的缩影。不久前达摩院发布“2021十大科技趋势”,其中一项就是农业正迈入数据智能时代。

5G 、AI、大数据、云计算、IoT等数字技术让农业作物监测、精细化育种和环境资源按需分配成为现实,农业不再“靠天”吃饭,我们正在进入智慧农业时代。

按照我国政策惯例,通常每一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是有关三农问题。那么,我们也照此惯例,在新年之始,聊一聊“智慧农业”这一话题。

从精准农业到智慧农业,农业的技能谱又“扩列”了

去年初,我们介绍了精准农业。这是源自90年代美国的一种现代农业生产系统,适合美国中西部地区大农场式的生产方式。

比如,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农场主罗德尼·席林和父亲,二人经营着约7900亩农田。现在,由于父亲年迈退休,田地里的活儿都靠罗德尼自己上阵,即便在农忙时节,他也可以完全依靠农场的大型农业设备去完成收割任务。

关键就在于这些农机设备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水平特别高,驾驶室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确保了种植、喷药、施肥、收割等工作的高效精准。这样罗德尼坐在驾驶室里只需要偶尔盯着机器正常运转即可,工作方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于传统农民的想象。

这类以规模化、机械化为特征的精准农业方式,也已经在我国少数粮食主产区和大型国有农场实现,但并不适合那些更加多样化、高附加值的瓜果蔬菜等精细种植类型。因此,精准农业的种类也在逐步丰富,比如走集约化、高产值的温室种植路线,有走精细化人工管理的生态种植园等;同样,精准农业的内涵也在丰富,随着新型传感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精准农业正在向智慧农业迈进。

当然,“智慧农业”概念的内涵更加丰富,技术手段也更加丰富,应用场景也更多样。智慧农业不仅局限于农业种植的管理,而且着眼于整个农业的生产体系、能源利用、可持续生态发展等方面,通过先进信息通信技术,将整个农业系统推进到一个更高级的发展形态。

智慧农业包含哪些特征和作用呢?

智慧农业最核心特征就是拥有一个以智能数据为中心的服务平台。通过云计算、传感网等多种技术在农业生产中的综合应用,可使信息收集更完备、信息感知更透彻、数据资源更集中,从而使农业信息更广泛地互通和达到更智能化的控制,使农业生产更具有智慧性。比如,在前端可以为农产品种植、管理和采摘等提供数据采集、可视化管理和智能决策,在终端可以为农产品提供食品溯源、农业信息展示,也可以衍生出农业生态旅游服务等内容。

智慧农业可以让农业生产环境具有智能感知、智能决策、在线专家指导等作用,可以提高农业生产效益、解决农产品供需矛盾,消除农村地区贫困等重要价值。

进入21世纪,我国智慧农业进入高速发展期。随着农业劳动力向二三产业转移,人口老龄化加速,农业劳动力出现结构性短缺。以自动化机械、智能机器人为代表的新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