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屏手机距离火爆,只差规模化生产与平民价产品推出

新旧交替见证历史发展,新事物代替旧事物也是发展总趋势的体现。

复盘手机行业几十年的发展长河,功能机代替大哥大,智能手机代替功能机。不仅如此,智能手机的出现,已相继将MP3/MP4、照相机、游戏机、闹钟、手电筒、计算器等电子产品容纳到了软硬件生态之内,如今智能手机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存在。

而作为信息交互的重要传输口和内容载体,手机屏幕自然成为打动消费者最终购买的重要参考标准之一。随着手机的普及,“屏民”时代的大门就此开启,众多手机厂商开始在手机屏幕上大做文章,大屏手机也成为了时代主流。乔布斯时代iPhone手机屏幕还只有3.5英寸,现在就是“丐版”iPhone SE的屏幕尺寸也达到4.7英寸。

屏幕能否更更更大?答案当然是折叠屏,展开后平均7~8英寸,大有将平板一举容纳到手机之中的趋势。折叠屏成了手机厂商们争相冲击高端市场的“旗帜”,一场关于折叠屏手机的争夺战号角已经吹响。那么问题来了,折叠屏手机销量一直只能称为小众?是消费者们真不为折叠屏动心吗?还是另有“隐情”。

锚定效应与“小众化”

何谓折叠屏?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进行折叠的屏幕而已。其实折叠屏手机并非是什么“稀罕物件”,早在2012年一款由日本京瓷公司推出,名为“SKP8000”的手机就可以说是折叠屏手机的雏形。

历经多年发展,在如今的手机市场中,折叠屏手机正呈现出“热”与“冷”的两个极端状态。

一方面,来自厂商端对折叠屏的火热;2021年堪称是大型“神仙打架”现场。自2021年开始,折叠屏手机就成了众多手机厂商为了树立高端品牌形象的存在。随着三星、华为等老玩家的持续发力和荣耀、OPPO等新玩家的入局,折叠屏手机赛道的竞争异常激烈。

要说谁是中国折叠屏手机市场的大哥,那必当华为莫属。2021年2月,一部华为Mate X2折叠屏手机的推出,打响了折叠屏手机市场的开年第一枪,也凭借这部手机,让华为在中国折叠屏手机市场中的份额得以提升。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报告显示,2021年全年中国折叠屏市场华为折叠屏手机所占份额达49.3%。

不仅是华为,在这场“高端大战”中小米也是牟足了劲。为了抢占折叠屏手机市场份额,在华为Mate X2折叠屏手机发布后的仅一个多月,小米也发布了其首款折叠屏手机MIX FOLD。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小米首款价格破万的量产机型,其中骁龙888处理器、67W有线快充、1亿像素主摄等诸多亮眼配置无不令人印象深刻,这也让小米在折叠屏市场中拥有了13.2%的市场份额。

另外,2021年下半年,荣耀、OPPO也分别发布了荣耀Magic V、OPPO Find N折叠屏手机。虽然说折叠屏在此时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但凭借着OPPO Find N的7699元起售价,使其成为在折叠屏手机市场中的超高性价比存在,拿下6.1%的折叠屏手机市场份额。

不仅如此,在“颜值”当道,“她经济”崛起的当下,为了满足女性消费者需求,华为还专门为女性设计了一款更袖珍、精致的折叠屏手机——华为P50 Pocket,据悉该款手机采用纵向折叠屏,展开时就是一部正常手机,合起来又只有化妆盒大小,时尚美观的外观俘获不少女性消费者的芳心,也让大众对折叠屏手机的认知度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是消费端对于折叠屏的谨慎选择;不同于厂商端的火热,消费端对于折叠屏手机市场则是抱有一种“谨慎态度”。

其实自折叠屏到现在问世的时间已经不短,但市场却反应寥寥。据IDC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中国市场折叠屏产品规模约为150万台。相较于整个手机市场亿级规模而言,折叠屏产品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中占比仅为0.5%,由此来看折叠屏在目前市场中仍属于小众产品,消费者似乎对折叠屏也不太买账。

而消费者对其不买账的原因,可以分为“次”与“主”两个方面。

“次”即对于折叠屏技术的怀疑,苹果手机的每一项技术都是在硬件与软件生态完全成熟后才会推出,这也是到目前为止苹果还未推出折叠屏产品的原因。而目前的折叠屏技术还不算完全成熟,目前很多手机测评师已经爆料,一些试用的折叠屏手机,由于屏幕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弯折状态,所以在屏幕展开后中间都有一道明显的折痕,尽管厂商们对外声称一直在改善该问题,但若想实现完全的无折痕目前还比较困难。

“主”即折叠屏手机高昂的定价,折叠屏手机采用多层结构设计,其工艺、用料与制造成本都要高于普通手机,所以折叠屏手机的定价也就相对来说较高。翻看京东自营数据可知,目前三星旗下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3售价为14999元,华为Mate X2售价为18999元。高昂的售价成为折叠屏手机普及路上的绊脚石。

此前就有一位消费者曾表示,手机主要是用来打电话、发短信和上网的,没有必要花大价钱来购买折叠屏手机,其他便宜的手机也能满足这些需求。

目前折叠屏手机市场中“冷热不均”、“两极分化”是关键词,而造成这一局面的,小编将其总结为消费行为中锚定效应。

举个苹果公司的例子,在XS时代下,苹果高端机型iPhone XS Max的售价曾一度高达12799元,高昂的售价直接导致其销量遇冷,据苹果财报显示,2018年11月苹果手机中国市场销量仅为483万台,同比大降21%。

后因市场监管导致苹果公司内外交困,为增加销量,苹果开始对其产品实行降价策略,iPhone XS Max在当时曾一度下跌近5000元左右。低价后的iPhone XS Max重获消费者的青睐,甚至一度成为当时的销量王。

其实这就是消费中锚定效应的缩影,当消费者在对商品进行定量估测时,往往会将过往价格作为起始值,即所谓的“锚”。而苹果产品在多数消费者的潜意识里就是高端的象征,但价格一直定在6-8000元区间,猛地突破万元后,超出了消费者内心对iPhone价格传统认知,导致宁可放弃心中完美的“果机”,也不愿突破自己心中的“锚”。

当价格下降后,iPhone XS Max的售价符合消费者心中“锚”的预期,继而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再看折叠屏手机市场同样符合“锚定效益”这一定律。虽然,由于华为、小米、OV等国产手机的努力,国产安卓中高端机突破了3-400元的价格区间魔咒,5000元+的高端机往往也能畅销。可折叠屏普遍万元以上的定价,远远超过了普通用户对智能手机顶配高端机型的“锚值”,这种消费心理的影响下,用户只看价格就已丧失了了解的兴趣。其实,无论是办公还是娱乐,折叠屏手机所具备的便利性、超大屏特点,是很符合用户一机多“用”的习惯的,若能破除价格魔咒,折叠屏手机的销量增长指数将超过大家的想象。

折叠屏高价三大困扰

高价,始终是困扰折叠屏手机的主要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致其售价节节攀高?

先来做个对比,5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