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罢工”难阻专车大势

专车

本周末有媒体报道了滴滴和优步司机在4月15日停运或罢工的“事件”。报道称,因为滴滴和优步将司机端的高额补贴砍掉了一半多,激怒了专车司机,为了表示抗议,“部分滴滴快的和人民优步的司机选择在繁忙的周五晚高峰停运了”。

由于媒体并没有提供规模性的调查数字,更由于共享经济下专车司机的停运与否本就无痕可循,所以外界还不能确知到底有没有这样的“罢工事件”存在。但作为一种情绪,近期,在北京这类互联网专车发达的一线城市里,在专车司机的口头或微信群里,确实在频繁着洋溢着。我乘坐专车的过程中,也几次听到司机在传播这样的消息。

但我对专车司机的这类停运威胁并不以为意,也不认为今后就会出现打专车难的现象。因为作为共享经济模式的一种,即便没有补贴,只要消费者形成消费习惯,只要有需求,只要报酬得当,永远会有足够的专车司机等在路上。

事实上,在目前情况下,专车司机罢工很可能会产生杀鸡取卵的后果。畸高的补贴不可能持续,这些司机很多并没有更优厚的工作选择和收入来源,平台要是不能健康发展他们以后怎么办,若同时平台司乘生态被破坏,这些司机被认定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话,恰恰给反专车派以口舌。

进入2016年以来,滴滴、优步等专车公司确实在降补贴,造成了专车司机收入的减少,但这种减少只是相对减少。按媒体调查可知,在以前高额补贴下,一些全职司机“每天的净利润在1500元左右”,一个月算下来有四万五千元,即便打对折再对折,也有一万以上的收入,已经远远高于司机这一职业的平均收入,按北京发改委2013年公布的数字,北京出租车司机月均工资4600多元。2015年北京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8458元。与之相比,专车司机就算在被砍补贴之后,也算是高收入。收入的减少当然会导致怨气,但平静之后,相比于其他行业仍显体面的工资将使他们难以言去。

客观说,补贴的减少会使一部分奔着高收入来从事互联网专车业的司机离开,但同时,仍旧较高的收入,又会从其他行业吸引新的司机加入,市场的无形之手操控下,专车司机的最终规模,会根据收入维持在一个合适的数量。

事实上,这只是针对全职司机而言,作为共享经济,滴滴、优步司机中有大量的兼职者,他们载客只是闲暇或者顺路,只要参与习惯养成,最终对补贴多少不会太敏感,毕竟车上位置有余的话,多拉一块都是赚。

但专车公司们为什么纷纷削减补贴呢?有舆论认为是因为每年巨额的补贴费用导致它们不堪重负。这种理解是偏颇的,至少目前看,即便是一年10亿美元级的亏损,也还不至于对估值百亿美元的滴滴、优步造成致命压力,真正的原因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里,在经过几年巨额补贴下的市场培育之后,司机群体和消费者群体已双双崛起,消费环境大势已成。更多的资金可以节省下或者挪去开拓三四线城市。

共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之后人类的一项伟大发明,因其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使之很可能会给人们的消费模式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并改变人类生活方式,也曾被美国《时代》杂志列为未来影响世界的十大理念之一,在资本的巨大力量之下,中国的互联网专车业能够以今天的速度扩张、普及,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而对于与共享经济伴生的大量专职的专车来说,它们的存在也是建立互联网和大数据等高科技对出行效率的巨大提升之上,也是社会的巨大进步。这种进步当然非少数司机收入减少的怨气所能阻挡。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时代网立场。蓝时代 » “司机罢工”难阻专车大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